婉昭

磕粮号~会很烦请不要关注~

两个剑杰和牛杰全程推奶酪,雪梨全程遛猫。
???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p1三个大老爷们推奶酪
p2两个剑杰推奶酪(速度一样很慢)牛杰在赶来的路上
p3,p4负伤仍然沉迷遛猫的雪梨

p1p2顺序反了,懒得改

表白攻略

魏无羡错误表白示范

现pa高中(没啥用)
——————

老大要和嫂子表白!

这个消息迅速在拥护魏无羡的小弟们自行成立的“乱葬岗”帮传开来。小弟们先是惊得合不拢嘴,然后迅速的一窝蜂去给“夷陵老祖”——老大魏无羡献策。

“魏哥!我知道一个表白方式可以今天表白明天领证!”

“魏哥!我现在就去定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保证女神变嫂子!”

“魏哥!嫂子好看不……”

小弟C还没说完就给拉了下去。

“魏哥!我告诉你……”“魏哥!祝成功!”“魏哥……”

魏无羡被一连串的“魏哥”叫的心烦意乱,挥挥手就把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弟们赶了出去。

开玩笑,要是他真的用这些乱七八糟的办法和蓝湛表白,蓝湛一定会掐死他……吧?

………………(约人过程不是重点,有时间再补。)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浅浅的眸子,不合时宜的想起抹在吐司上的蜂蜜,在光下透着晶莹的金色。

不对,蓝湛的眼睛更浅,是如同阳光下浮动的烟尘,渺茫而泛着浅浅的金。

烟金色?

烟金色!

魏无羡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色彩去形容他的眼眸。

看着这双眸子,魏无羡早已把打好的腹稿忘得干干净净,着了魔一样,心里只剩下这双眼睛。

小弟们趴在草丛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摇头叹息。

唉,虽然老大是个gay,但是老大还是需要我们。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心中有些东西就要破土而出一样,带着整颗心在微微震颤。他的呼吸有些不稳,只觉得魏无羡此时将要说出什么来,让他此后的人生都会为此而改变。这种心情,令他无法再等下去了。

于是他张了张嘴。

“魏……”

“嫂子!我们老大说见到你第一面连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空气静寂。

魏无羡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

偏偏这个时候,小弟们还喊起了整齐划一的口号。

“早生贵子!百年好合!”

魏无羡无地自容。

他和蓝忘机能生吗!!!

魏无羡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兴高采烈的喊口号的小弟们。

兔崽子们见势不妙,赶紧一溜烟跑了。

跑之前还得大喊一嗓子:“老大你们二人世界开心啊!小的们先溜了!”

魏无羡:…………………

好好的表白怎么搞成了这个样!

他捂着脸,觉得自己半辈子的脸都被这群智障丢光了,还是在蓝忘机面前。

“那个……蓝湛,你也……算了,他们就这个样,你也别在意哈……”

魏无羡躲闪着蓝忘机的眼睛,怕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一点厌恶或是其他。

更怕听到他的拒绝。

魏无羡闭上眼,等待裁决。

等来的却是蓝忘机的一句耳语。

“我也是。”

————————————

哪有什么正确的表白方式,只不过是那个人也恰好喜欢你而已。

我永远爱墨香铜臭。

感谢她为我们带来一个个这么精彩的故事,认识了这些可爱的人物。

虽然最近某些事闹的很是沸沸扬扬,但是我仍然支持她。

我永远感谢她,赐予我这么美好的神仙爱情和神仙人物。

我会永远支持她。

风雨同舟。

[盗笔]花儿爷个人向小片段

闲得发慌随便撸的一个花儿爷小片段……

差不多就是花儿爷查账,然后发了点小火……

无前因无后果系列

以后有时间可能会写续篇

v587的花爷

——————————————————————————————————————

      解雨臣翘着二郎腿,坐在堂口上,懒洋洋的翻着账本。

    “看来今年收成不错嘛。都来了?”

      他关上账本,倚在贵妃椅上扫视着底下恭恭敬敬的伙计们。

      有个伙计战战兢兢的回答:

    “小九爷,六爷反水了……”

    “哦?反水?”

      解雨臣柳眉轻挑,带着一点嘲讽意味。

    “对……六爷还说,这个月的账本就不交了,算是给您一个下马威……”

    “是吗?他莫不是要我解家的堂口?想得美。”解雨臣玩着翻盖手机上的俄罗斯方块,心不在焉的听着伙计的回话。

    “六爷还说……小九爷如果不乖乖让出解家,他就……不客气了……”   

     解雨臣抬头,嘴角浮现出一丝冰冷的笑意。本应是非常好看的,却让人不栗而寒。

    “咔哒”一声,手机外壳裂出了一条缝。

     他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便立即转出来一个伙计,毕恭毕敬的小跑上来,把坏掉的手机拿下去,又给解雨臣换了个一模一样的双手呈上。

    “呵,那他也得有这个本事。”

     解雨臣冷笑了几声。

    “当我这个解当家是什么,摆饰吗?旗子,选二十个能打的兄弟,去把六爷请来,我要亲自,会、会、他。”

     最后几个字咬的极重,令人毛骨悚然。

    “还愣着干什么?都散了!”

     像是得到了赦免一般,伙计们争先恐后的涌了出去。

     空荡荡的大堂里,解雨臣独自靠在椅上,抿了一口小巧瓷杯里的茶水,揉了揉眉心。

     上好的金骏眉,入口稍苦,苦中却微微携着些甘甜。

     只是茶已经温吞了,茶味散去了大半。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

     最近事有点多。

     盘口最近不太安稳,几个马盘已经按捺不住了,蠢蠢欲动。

     真是多事之秋。

     啧,看来要下点狠手了。

     解雨臣的眼神瞬间冷厉起来。

[忘羡]《拿错手机以后……》

♪忘羡现代高中

♪日常向,继续小短篇一发完

♪蓝大,汪叽,羡羡,舅舅同宿舍

♪你叽和你羡已经在一起了

♪羡羡和舅舅的手机都是师姐买的,一模一样,很容易弄混啦

OK了吗?要放文啦ヾ(≧O≦)〃嗷~

—————————————关门,放文!—————————————

   1.

       魏无羡看见手机放在宿舍桌子上。

       他顺手拿了过来。

       刚打开屏保,就爆出一声惨叫: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蓝湛!蓝湛!有狗啊!”

       定睛一看,拿错手机了,是江澄的。

      “江澄!你他妈的!”

       目睹了全程的江澄:“呵。”

    2.

       江澄也拿错手机了。

       刚打开屏保,他就看到了想让他自戳双目的画面:

       锁屏是蓝忘机,壁纸是蓝忘机,通知栏是蓝忘机,软件图标还是蓝忘机。满屏的面无表情……

       不用说,这一定是魏无羡的。

       江澄冷漠的扔回手机,并发出一种“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觉得必须要说些什么”的奇怪声音。

     3.

       江澄破天荒的换了手机壳,是一只超级大的萨摩耶,屏保也换成了一只放大版的狗头。

    4.

       蓝忘机的手机响了。

       而身负重任的蓝忘机宿舍长去登分了。

       然后,魏无羡十分自然的替蓝忘机接了电话……替蓝忘机接了电话……替蓝忘机接了电话……

       江澄又发出了那种奇怪的声音。

       难得在宿舍的蓝曦臣露出了善解人意的微笑。

    5.

       更可怕的,在魏无羡挂掉电话,返回桌面时,江澄看见了满屏的魏无羡……

    6.

        第二天,江澄申请换了宿舍。

————————————————————————
请问江澄先生,您的感想是什么?
江澄:“我最近打算养狗。防魏无羡。”

[忘羡]《祸从口出》

♪萌新第一次用LOFTER,求认识,多多包涵

♪第一次把自己写的忘羡发出来,不知道有没有崩……

♪现paro,忘羡高中日常

♪一发完

♪超超超超短篇

♪班长叽x学痞羡

OK了吗?接下来要放文了ψ(`∇´)ψ

————————————————关门,放文!————————————————

    物理课。

    正是夏天,炎热的天气引得人昏昏欲睡。外面树上的知了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根本提不起一点精神。才上课十几分钟,许多人已经开始打瞌睡,又在老师粉笔的“沙沙”声中惊醒,猛地抬头,强行振奋一会后又在那催眠曲般的讲课声中沉沉睡去。

    魏无羡连连打了五个哈欠,回头看了看钟,发现离下课还很早,悻悻的把目光转回前方,死死盯着前面坐得笔直的,认真记笔记的蓝忘机。

    他托起腮,撇了撇嘴,半眯眼睛。

    不是吧,这么无聊的课他也能听的下去?真不愧是班长。

    想着想着,魏无羡动了骚扰蓝忘机的心思。他摸出一张纸条,潦草的写了几个字,揉成一团砸向蓝忘机。

    意料之中,蓝忘机抬手截下了纸团。

    他打开,扫了一眼。

   “蓝二哥哥,回头看看我呗?”

    丢进抽屉。

    魏无羡撇了撇嘴,又写了一张扔过去。

    蓝忘机再次截下纸团,扫了一眼。

   “蓝二哥哥,理一理我呗?”

     丢。

     魏无羡再扔。

     蓝忘机再截。

    “看——看——我!赏个脸,看一看我呗?”

    丢。

    魏无羡在后面无声捶桌。

    事不过三!

    这次他扔了一个加大版的,趴在桌子上等着蓝忘机的反应。

    蓝忘机照旧把它截了下来。

    “蓝湛你为什么不理我你看看我不行吗赏个脸看一看我啊你不理我不理我那我就是狗不理你回头看看我看看我不行吗看我看我快看我看看我看看我蓝湛看看我蓝二哥哥回头看我!”

      字迹潦草,连标点符号都没加。

      蓝忘机抬笔,艰难的在魏无羡狂乱的字里寻找到一丝空隙,写下了端正一行小楷,与魏无羡的狂草形成了对比。

    在魏无羡期待的目光中,那个纸团落在了桌子上。

     “认真听课!”

      魏无羡:“……”果然小古板还是小古板。

      不过他内心的小人正笑的满地打滚:蓝湛终于理我了!虽然只是四个字……不过他终于理我了!可喜可贺!

      目睹了全程的同桌江澄一本书呼过去:“魏无羡你想死啊!一天不招惹他皮就痒是不是!上次的书还没抄够?”

      魏无羡灵活的躲下江澄来势汹汹的书本攻击,嬉皮笑脸:“怎么着,我乐意!蓝二哥哥罚我,我也心——甘——情——愿!”

     最后几个字故意拖长了音,恶心得江澄一个激灵。

     不料,前排的蓝忘机突然转了过来,面无表情:“这可是你说的。”

    “啊?”

     魏无羡有一种大难临头的预感。

    “记名字,下课随我去领罚。”

    “啊?!”

     魏无羡总算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了。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话是不可以乱说滴⊙▽⊙